和柴犬倉鼠一起數星星

大家好,这里是红茶酱☕️
主担磁石,副担SJ 模特💗
欢迎大家前来勾搭,请多多指教😆
Since 2016.09.25

Wool:

随手打开发现官网新图来啦!!!!

我有一种要买爆纸片的预感了救命啊怎么这么好看每个人都……(扑通

ありがとう

二宮錘錘子:


一个归档,按照完结时间排序






——二宮錘錘子——















 





 





 





 





 



  • 2017.8.7《線香花火》

    01  02  03  04  05  






  • 2017.7.26《生之如舟》

      





 





 





 





 





 





 





 





 







 



——言情式磁石——










 





 





 




【Y2】自由和远方

明月风雅:

双阴阳师


和yys游戏无关,单纯的设定而已,其实没啥特殊成分来着。


没有任何考据用因素。


————


二宫崇尚自由,所以他向来看不起那些阴阳寮里按着陈旧规矩生活家伙们,但他的生计却和这些家伙息息相关,事关自己的生存根本,所以他不想多管闲事,那些老家伙的思想是他不想触及的,那种陈旧腐烂的,仿佛带着禁锢的思想。


他轻抚着身边式神毛茸茸的脑袋,靠在榻上,手腕一转在榻边轻轻敲了敲烟斗中残留的烟灰,随后盖上一张符咒用于点燃烟斗,轻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似是又看到了那个人的式神,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却是招来了几片樱花瓣。


眼下还是隆冬时节,窗外飘来飘去的几点粉红在白雪的映衬下显眼至极。


二宫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眼睛微眯,最后还是用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清越嗓音朗声说道,“何事?”


窗外的樱花瓣瞬间变化成了一个戴着面具身穿白色衣服的式神,沙哑难听的声音隔着一层透明的结界有些模糊不清。


“二宫大人,家主传令,京都灭妖。”


二宫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却看见那式神还静静站在结界外,他眉头一皱,便知那式神口中的家主必定还有什么事没有传达。


“二宫大人。”式神不可改变的粗糙沙哑的声音和他主人的声音完全相反,硬邦邦的不带一点情绪变化,“家主邀请您今夜去参加集会。”


二宫垂眸,他想那人应该知道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所谓的集会,不过是一块利益的集合,又有谁会真心与人相交,掏心掏肺的结果不过是被用尽价值最后被抛弃而已,无趣的很。


为什么这次要邀请他,二宫心思一转,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依旧轻抚式神的脑袋,心中的思绪却是纷乱的很。


最后还是抬起手吸了一口烟,长叹一声,看着结界外阳光明媚但还簌簌落着雪的景象,如往常一样消磨起了一成不变的时光。


————


还未至中午,樱井家的大宅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几位喜静的老古董已经避去了深处的竹林,喝茶下棋,或许才是他们这个年纪应该做的。


樱井翔作为樱井家刚刚接任不久的家主,此时正端坐着对着廊在几支盛放的梅花和大雪静思。


他刚从自己的父亲手中接下担子不久,却已经切实的感受到了那种大家族的束缚感,尤其是对于樱井家来说。


樱井家是阴阳师界知名度非常高的一个家族,主要招收一些自由阴阳师为他们进行工作,同时也做一些委托的工作,而在这个动乱的时代似乎什么都能归罪与妖怪作乱,樱井家对的名气也渐渐在门阀贵族中响亮起来。


樱井翔本应该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喜欢足球,成绩优秀,明明可以出国深造,却被自己出生的家族阻止了远行的脚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呼出,冬天的温度让空气的运动也变得具体化了起来,他仰头看向天空,隔着一层透明的结界,分隔开了他与他所向往的普通人的生活。


一两瓣粉色的樱花落在梅树的枝丫上,化作了式神,恭敬小心的跪在廊上。


或许只是是樱井家古往今来的氛围熏陶,导致了式神如此讲究礼仪,原因不过是因为樱井家是一个非常讲究礼仪的家族,所以他们的式神也同样被如此培养。也就是这一点合了那些贵族的胃口,比起那些满口粗话的市井小民来说,他们更乐意与那些有教养的人打交道。


“二宫那里答应了?”樱井拿起放在身前已经没有热气的茶抿了一口,眼神并没有停留在式神身上,而是看着背后那在寒冬依旧盛放着的梅花。


“是的,樱井大人。”


刻板的语气,带着面具的脸,从没变过式样的白色和服。


这就是式神,一种没有人气和活力的东西。


樱井点点头,式神便自动回到了旁边的盒子里,没了声息,房间内恢复了宁静。


樱井抬起手看了看手腕内侧的印记,对于接触阴阳师之前的他来说,自己父亲在手腕上画的死活擦不掉的东西不过是几笔让他烦躁的涂鸦,而在习得术法之后,他才明白,那是一种保护性的符咒。


自己父亲在自己手腕上画这个符咒的原因或许要追溯到自己十几代祖先之前了。


那时的术法还不是很完善,尚处在刚刚起步的阶段,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有些人就选择了与强大的妖怪缔结契约,代价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虽然他们当时可能以某种方式逃过了灾祸,但妖怪的诅咒不会这么轻易的消失,这些诅咒就往往会转移到他们的后辈身上,能力越强大,受到诅咒的可能性也越高。


在樱井家,几乎每一代家主都会受到诅咒。


而二宫同样也是这种事件的受害者。


二宫从小便是樱井的玩伴,两家的大宅相差不过一百米,虽然二宫家的规模比起樱井家要小的多,但他的名气却不小。


二宫家作为一个战斗力极为强大的家族在阴阳师界十分出名,樱井家自然想交好,而更为巧合的是樱井的母亲是二宫母亲的姐姐,两个家族的距离自然缩减了不少。


二宫和樱井自小就相识,同上一个小学,一个初中,却没有上一个高中。


这并不是证明二宫的成绩不如樱井,与之相反他有时甚至能超过樱井,只是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二宫家发生了一场巨变,二宫变成了孤身一人,所以便比樱井早了四年踏入了属于阴阳师的社会。


樱井现在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在听到二宫家出事的时候那个糟糕的脸色,自那之后二宫就没有再上学,也没有去过樱井本家。


尽管母亲再三告诫自己不要再靠近二宫本家,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偷偷的去了一次,同时还抱着想要再见见二宫的心情。


那是一次放学后,他躲在巷口看见二宫一个人站在已经变成废墟的房子前面,夕阳拉长了他的影子,显得寂寞又无奈。


“天灾人祸。”母亲在他接任家主后问起二宫家的事时这样回答道,“不过是还了他们应该还的。”


他还问母亲,是否问过二宫加入樱井家的事情。


母亲只是摇了摇头。


他知道的,二宫这个人有多么的向往自由,初中时他说起远方的世界时那张生动的脸庞让他拉不下脸把他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他连阴阳寮都不愿加入,更何况这个名为樱井的复杂利益集合呢?


可是啊,只要想起那时他孤单的背影,心里的小刺就开始不断的动起来,轻轻的扎着,又痛又痒。


他不想让他这样寂寞,他也不想让他孤身一个人。


可是自己这个名为樱井翔的人,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变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后来樱井才想起来,本应接任二宫家主的二宫弟弟也在这个事件中死去,那么二宫家在世上仅存二宫一人,妖怪的诅咒也就理所当然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他却从未表现出任何异样……


“樱井大人,客人已经来了。”


耳边听到门外传讯小妖的声音,樱井的思绪这才被拉了回来。


他起身随着传讯小妖走向了会客室,拉开门,看到的却还是那几个贵族令人生厌的面孔,讨好的表情堆在油腻的脸上,恶心的不忍直视。


这就是二宫他最讨厌的世界,可是自己却不得不深入其中。


这是他作为樱井家家主的无奈。


————


“九尾。”


二宫的烟斗中终于只余下了灰烬,他摸了摸手底下式神毛绒绒的脑袋,懒洋洋的开口唤道。


他手底下的式神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用爪子轻轻碰了碰他的手,没有说话。


“九尾。”二宫再次开口说道,烟斗中的烟草已经燃尽,他把烟斗放在一边,抱起了身旁的九尾,顺着他的毛慢慢的抚摸着,也不顾他是否回应自己,只是自顾自的说着,“我喜欢那个人,我却无法适应他的生活,他却也无法为了我改变,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


“你不说,又有谁会知道。”


九尾回答了他,同时又不屑的向他翻了个白眼,声音和二宫的非常相似,只是略微低沉了些。


二宫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不想让他知道,毕竟……也不会有实现的可能。”


“因为他是樱井家的人。”九尾说的肯定,黑色的眼珠里带着几分了然的肯定和苦涩,“樱井家的人,的确是理智的可怕。”


“是啊。”二宫勾起了嘴角,“但我确实说不出口。”


“九尾,我可没有像你一样的勇气。”


九尾盯着二宫浅棕色的眼睛看了一会,随后还是垂下了头,他自然明白自己小主人心中所想,他也不愿自己的小主人和自己一样,终是为情所伤。


情之一字,最为可怖。


小小的屋子中静默了半晌,九尾摆脱了二宫的手,跳下地转头对他说:


“走吧。”


二宫把搁在一边的烟斗收好,跟着九尾走出了门。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外面依旧飘着白雪,看不清远方的路,二宫站在门前呼出一口气,坐上了一边九尾已经变大的身子,向着樱井家的方向飞去。


————


接待过那些贵族之后,樱井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静修,虽然集会已经开始,但还没有到他出场的时候。


可他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他不知道,那个人到了没有,那个人是不是又和他的式神躲在了角落里,是不是又喝了酒。


在这个时刻,心中竟然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樱井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们是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的,只是维持着现在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就足够他满足了。


他曾在书房中找到一个无字无画的卷轴,烧不坏也打不湿,约摸着是用很特殊的材质做的,可是在二宫曾经借住在樱井家的那一天,他巧合的打开了那个卷轴,上面出现了几笔勾勒出的一张熟悉的脸,下面的落款是樱井翔。


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


而那张脸,分明就是二宫和也。


这估计是自己不知多少代祖先留下的东西了,但他心里却咯噔的一下,想起了自己家的一个传说。


由于时间的飞逝,当初最早与妖怪缔结契约的祖先的名字已经没有记载了,但关于他,却又一个被后代人唾弃的故事。


传闻早年,这位祖先被一只九尾狐妖所诱惑,干出过不少出格的傻事,于是他就从当时的一个大家族中被逐出,然后自立门户,建立了现在的樱井家。


虽然现在樱井家的发展已经相当迅猛而且规模不小,但比起那些京都的大家族来说,还只是一个掀不起波澜的小家族,如果当时他不被逐出的话,樱井家应该现在正处于京都……


不过这个故事,仅仅也只是一个樱井家传下来的众多故事当中小小的一个而已,樱井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这个故事,只是心中那种隐隐的预感让他感觉到不妙,就把这个卷轴藏得更深了些。


在接任家主后,不安心的他干脆就把这个卷轴放在了自己的书房。


“翔。”母亲在身后唤着他的名字,“是时候了。”


“我知道了。”


樱井披上暗红色的羽织,向着集会的大厅走去。


集会的现场和往常一样充满着利益的气息,二宫就算再怎么不想引人注目,但在进门的瞬间,定会有那些想要巴结他的人死不要脸的凑上来。


九尾默默地挂在他的脖子上装作是围脖的样子,听着自己的小主人已经快要不耐烦的快要爆炸的语气,心里偷偷的笑了起来。


摆脱了那些粘人的牛皮糖之后,二宫就在角落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会场里面满是乱七八糟的妖气和式神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弄得他有点不舒服,就拿了一杯白开水慢慢地喝着,压下自己的头晕和想吐的感觉。


所以说,为什么找他来这里?樱井翔也确实是没事找事。


心中埋怨着那个非把他找来现在却迟迟不出现的人,一边打量着周围那些故意戴着面具遮掉自己面孔的人,眉头紧皱。


“樱井大人来了!”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便聚焦到了会场门口,樱井如往常一样披着他标志性的暗红色羽织出现在了门口。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适合闪闪发光的站在众人面前。


二宫灌下最后的一口水,伸手摸了摸九尾的头,默默地走到了庭院中间。


樱井在走进会场的一瞬间就嘱咐式神寻找 二宫的踪迹,在这个气味混杂的会场,这点术法引起的小波动完全不会被注意,况且他的式神也不容易被发现。


脸上带着笑迎接凑上来的几个不小的人物,心里却放不下那个人的行踪。


在有结界的房子中看外面的天空,总是会比没有结界时暗一些,二宫摸着已经开始受不了的九尾的头,看着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天空,随手拿了一个椅子过来,却眼尖的发现了那个人放出来的式神。


他招招手,那个式神也就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回去跟他说吧。”二宫把九尾抱了下来放在腿上,试图让他好受些,“我会在老地方等他的。”


那片樱花瓣摇晃了两下,又飘远了。


随后二宫起身走向了大院的深处,身边不时走过的佣人对他微笑,这才想起自己也在樱井家借住过几日,家里的佣人大多数都是认识他的。


而二宫口中所谓的老地方便是樱井房间隔壁的一个书房,幼时他们常在这里玩耍,不过现在已经是樱井的办事处了。


一点点的远离了会场,混杂的味道也就越来越淡,九尾精神了不少,就从二宫怀中跳了下来,本想暂时离开自己的小主人去饮上一杯酒,却又被阻止了。


“这里还有几个老古董在。”二宫看着旁边已经有些抬爪子准备溜走的九尾,淡淡的一句话就让他缩回了自己脚边。


或许是心中还怀着些许遗憾和无奈,九尾在面对樱井家的人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年纪越大,他就越是谨慎。


二宫知道那几个老古董在机集会的时候一般都会躲到偏远的竹林里喝茶下棋,按照九尾的性格,一个不小心就会闯进去。


虽然自己在这里还能说得上话,但还是不要让九尾在那些老古董面前出现比较好。


走进那个书房,依旧是熟悉的摆设,只不过又增加了一个休息用的竹榻。


二宫突然想起了那个年幼尚且无知的自己。


“翔哥哥,以后在这里摆一个竹榻好不好,又能休息又适合这里。”


他……真的放了一个竹榻。


二宫坐上竹榻,心绪复杂。余光中却又看到九尾盯着书架上的一个盒子发呆。


“和也。”九尾转头看他,“能帮我把盒子拿下来吗……”


二宫摇了摇头。


“为什么?”九尾的语气清淡,黑眸里的情绪却是翻涌的厉害。


“人妖殊途,你不该留有念想了。”二宫看着窗外的月亮,嘴角的苦笑让九尾收了心思,他也是明白的,只是放不下,放不下而已。


九尾跳上二宫的膝盖,默默的盘成了一个团子,便不再说话。


二宫慢慢的抚着九尾的毛,看着窗外,在这个充满了令他安心味道的环境里,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


樱井早就收到了式神的回复,只是暂时脱不开身,回到书房的时候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他担心二宫等自己等的太久,就大步流星的回到了书房。


打开书房门的一刹那,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副安逸过头的景象。


他担心的那个人抱着狐狸靠着竹榻睡着了。


樱井笑了起来,手下的动作也特意放轻了几分,他走近二宫身边,替他关上了那个尚还带进寒风的窗户,便坐在另一边静静的看着他。


他已经很久不这样和二宫单独待在一起了。


真希望这样的时间能够久一点,再久一点……


九尾在樱井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过来,这个人的身上的味道他并不熟悉,但是他的小主人并没有动作,他也就任他去了。


因为他的小主人对气味的警觉程度比他还高上几分,他现在还没醒的意思,也就是对这个味道已经习以为常了。


“kazu………”


九尾听见那人念着他家小主人的名字,低沉的声音显得深情又有迷惑性。


“如果能回到那个毫无隔阂的时代,该多好……”


“可是我偏偏抛弃了你最看重的东西,我已经……”


九尾心里不由得叹息一声,他自然知道小主人看重的是什么,这是这个人的身份所造成的厚重的枷锁,阻止了他们两个前进的脚步。


一个人畏惧,一个人远离。


九尾又忍不住想翻个白眼,这两个人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在这个方面就这么怂?


樱井最后还是闭上了嘴,为二宫披上了一层毯子,就默默的看着他沉睡的脸庞。


“翔,怎么就离开了…!”樱井的母亲终于在他的书房找到了樱井翔,她有些生气的大声说着,这场集会是一个结交的好机会,而作为樱井家家主的人只是露了一面就不知所踪,这怎么可以?!


“嘘……”樱井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母亲轻一些,但为时已晚,二宫已经醒了过来。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樱井的母亲也才发现明显刚才已经睡着了的二宫。


她不好意思的对樱井摆了摆手,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翔酱………”二宫的意识还不是很清晰,看着面前的樱井就伸出了手。


“嗯?”樱井笑着拍了拍他的脸,“怎么还想要哥哥抱抱,举高高好不好?”


“嗯?!”二宫被他这句话一下子吓清醒了,猝然站起来还把九尾摔在了地上。


九尾心怀怨念的看了一眼小主人,就另外找个地方窝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久违的听见了他这样鬼畜的笑声,二宫也被他带的忍不住fufufu的笑了起来。


——如果每天都能像这样该多好。


樱井在笑的开怀之余,心里又悲观的这样想着。


“翔桑,找我什么事?”笑过以后,总还是要谈着正经事的。


“是这场除妖的报酬问题……”樱井走到书桌旁边,打开了这次前往京都的名册,“因为有几个不同的地方要去,而且每个地方的分级不同……”


“报酬最高的那个!”说到这个的时候二宫的眼睛就突然亮了起来。


樱井看着他的表情不禁笑了笑,随后又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所以呢?还有什么事?”二宫打了个哈欠,刚才稍微睡了会,睡意有点浓厚,虽然被钱这个东西弄的精神了不少,但还是想睡觉,现在也差不多该回家了……


“没什么事了……”樱井看着二宫对着九尾招了招手,看上去是准备回去的样子,心里一急,又冲动的说道,“住在我家吧!”


“嗯?”二宫歪头看他。


“呃我是说……”樱井的大脑迅速运作起来,很快的找出了一个周全的理由,“明天很早就要出发去京都,我这里你也熟悉,干脆东西我给你准备了,你也能多休息会……”


二宫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九尾,最后还是答应了。


深夜,月色深沉,睡的不甚安稳的樱井睁眼看着天花板,旁边是二宫平稳的呼吸声。


这个人在旁边,反而是睡不着了。


樱井把二宫的手塞回了被窝里,坐起身又替他理了理已经睡乱的头发。


转头,却发现拉门被拉开了一些,而跟在二宫身边的狐狸就靠在门边看着外面。


“你醒了?”


“嗯。”


对于樱井来说,这只狐狸能够说话这件事并不足以让他感到惊讶,他也知道跟在二宫身边的狐狸也不会是一个单纯的小妖。


“和也他说他没有勇气跟你说,但是我已经有些憋不住了。”那只狐狸转过身,变成了人类的姿态,身形和样貌几乎和二宫一模一样。


“喜欢你。”他听见那个人这样对他说道,“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喜欢你……”


樱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他不敢相信,虽然他知道这只狐狸不会拿这件事和他开玩笑。


但是通过他的眼睛,樱井知道他在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


他不是单纯的在替二宫说,更是为了自己。


“太可笑了。”他看见那人捂住了眼睛,颤抖着肩膀,似是在笑,又似是在哭,“名字一样,连长相都相似……”


樱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等着他恢复情绪。


九尾又变回了狐狸的姿态,他仰头对樱井说,“对不起,刚才情绪有点失控………”


“嗯,没事。”


“你……喜欢和也吗?”


“………是。”


“为什么要犹豫?”


“我……没有资格………”


“放屁,爱情要什么资格,你喜欢他就够了,剩下的我来解决。”


“哈?”樱井已经被他弄懵了。


“你的身上有诅咒吧?那是我的一个好友下的,他现在就在京都。”九尾摆了摆尾巴,突然想起这种事情似乎也不应该跟他多说些什么,干脆就跳过了过程,直接到了结果,“总之我们用什么办法你不需要知道,如果你同意这么做,那么之后无论你还是和也,都只能永远当一个普通人。”


“你能接受吗?”


九尾看着他,眼神认真。


樱井被他的跳跃性思维弄的有些无法理解现状,他转头看了一眼依旧安睡着的二宫,开口说道,“我不太能理解,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办法让我离开樱井家,然后就一辈子做个普通人?”


“差不多。”九尾点点头,“就是那种弱不禁风的人类,我只能保证你们不被妖怪袭击。”


“这算什么,私奔?”樱井笑了笑。


“我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这件事,樱井。”九尾正色道。


“那你呢,你付出的代价呢?”


“我?”九尾自嘲的笑笑,“我比他多活了这五百多年,虽然对我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着实是太孤单了,早就该去陪他了,能帮你们一把,也算是我为和也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希望他能好好的,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一个自由,自认为无法接近对方,一个被束缚,自认为没有资格,就愣是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


“爱一个人需要资格吗,樱井?”


“既然你觉得需要,那我就帮你一把。”


樱井沉默了一会,又问。


“那kazu呢?他会同意?”


“他?”九尾摇头,“他肯定不会同意,可他真的过的太苦了,在我找到他之前,他连房子也没有,就天天找一间破庙凑和住,报酬也不用只知道存,把自己搞的一身病痛,警觉性比我这个妖还高。”


“他在你进来的时候,没有醒。”


“……我知道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到了京都,跟着我走。”


————


第二天清晨,樱井家上下就开始热闹了起来,全家人都在为这场远行做准备,等二宫睁开眼的时候,樱井已经换好衣服坐在一边静修了。


“早。”看到二宫醒来,樱井的眉眼又柔和了几分。


“……早。”二宫的反应还有些迟钝,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去洗漱吧,东西已经收拾好了,过会就要启程了。”樱井替他掀开被褥,又顺手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收获了一个不屑的小眼神。


诶玛真的萌的心肝颤。


樱井受到了重击。


等二宫收拾好自己,樱井已经开始往车上装行李了。


这里的车自然不是用动物拉的,阴阳师自然有阴阳师的办法,式神这种廉价的劳动力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又不会感觉到累,最多不过是法术耗尽再换一个,同时速度也不慢。


“走吧?”樱井对二宫伸出了手,脸上笑眯眯的心情不错的样子。


二宫借力上了车,由式神驱动向着京都前进。


由于每个人分配到的任务不同,所以每个人的目的地都不同,不过地点都在京都内。


而二宫接受的那个报酬最高的任务,所要面对的妖怪自然也就很强力,本来樱井是想用报酬作为诱饵让他和自己去同一个地方,但也没想到他这么好糊弄。


不过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九尾带着他们到了一个山林里,二宫像是想起什么皱起了眉头,转身想走,却被藤蔓缠住了脚踝。


“九尾。”


樱井从来没有听过二宫这么生气的声音。


“你……又想做什么傻事?!”


九尾变成了人的样子,脸上带着几分释怀的笑,说,“我该走了,你身上的血脉是我一时冲动造成的……我该还了。”


“九尾。”二宫突然笑了,“你以为我昨天真的睡的很死吗?”


“我知道你醒着。”


“你还不谢谢我,是我帮你说出了该说的。”


“嗯,谢谢。”


九尾一下子被噎住了。


“我本以为你只是要解开翔桑的诅咒………”二宫皱了皱眉,话还没说完却被九尾弄晕了过去。


九尾指着一个方向,说,“樱井你带着他向前走,到湖水里泡上十分钟,记住,十分钟不可多不可少,然后立刻离开这座山,和也会昏迷最多一周时间,就麻烦你照顾他了。”


樱井点头,带着二宫离开了九尾。


“希望你们能好好走下去……”


————


一个深山里的小小村落里,有一个男人带着另一个昏迷的男人闯进了村民们安静的生活。


那个昏迷的叫做有明功一,另一个自称舞驾二郎。


那个叫舞驾的经常帮阿姨妈妈们工作,而叫有明的已经快昏迷一周了。


夕阳已尽,时间跨入了夜晚,舞驾二郎结束了劳作回到房间里,却发现那个快要昏迷一周的人已经醒了过来。


“翔桑。”


“已经……看不到了呢。”


“嗯,是啊。”


“摆脱了樱井家,你……”


“这是你向往的,我同样如此。”


“……翔酱。”


“嗯?怎么了?”


“……今夜的月色真美。”


“嗯,我看到了,今夜的月色,的确很美。”


————


后记:


舞驾二郎和有明功一在这个小小的山村中生活了下来,偶然有一次一直雪白的狐狸闯进了隔壁大叔的牛圈,被有明救了下来。


两人一狐过着朴实清淡的生活,与之前完全相反,尽管粗衣粗食,但他们仍旧过的快乐。


只要爱的人在身边陪伴,或许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不过,他们偶尔会出现这样的日常。


“舞驾二郎你给我出来是不是又偷吃了!”


“我没有!你身上的烟味这么重,又躲去哪抽烟了!说了几遍对身体不好!”


“我才没有,这是做烟熏鱼的时候熏出来的!我的鱼呢!”


“我没吃!”


“你胡说!”


一边的小狐狸表示计划通(´・ω・`)


——END——


关于两个小笨蛋的艰难爱情故事到这里结束了,有机会可能会单独出一下九尾的故事,不过文中提示也挺多的,非常好猜非常狗血的故事,总之就是be,九尾的故事也是一个我藏了很久脑洞了………


以及月色那个,应该都懂得哈(´・ᆺ・`)


最后的最后祝xgg生日快乐呀(*°ω°*)ノ"

大野智:

xgg上剧!!!

开心到没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high起来!

【教程】手机lofter如何设置超链接

堇斤:

与tag无关致歉_(:з」∠)_但是看到很多姑娘不会用手机发超链接的样子,这样的话阅读也比较费力,因此还是斗胆发出来了。
很重要的一点!方法来自百度!
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的话我会把tag删掉!对不起!QWQ


格式如下
先打出<。a。 targe。t。=(请自行去掉句号)


注意a和target之间有空格,其他地方均没有空格


接着="_blank" rel
然后="nofollow" href
然后="要放的链接" >
接着写出“链接说明文字”
最后打<。/。a。>


不连着一起打的原因是这些代码一起打出来就会自动生成链接_(:з」∠)_


不知道能不能看的到,总之先试试吧
范例:
随便丢个链接


最后,手机自带剪贴板很方便w强推

*妄想BG*目录【第一篇至今】自行避雷

一步OS。:

毫无美感不好意思了


真的可以看出来我是起名废呢x


按时间顺序自行避雷




*HE*


(一)三明治


1    2    3    4    5    6    7    8    9     10   


[松本结局]   [樱井结局]




*(二)烟花刹那 【雅】




(三)失恋【润】




(四)复习【智】




(五)岚之妄想【翔】




(六)私人女仆【和】




(七)枯萎【润】




(八)含羞草亚科【和】  女主视角  二宫视角




(九)解压玩具【雅】




(十)误会【润】




(十一)吵架【翔】




(十二)发烧【雅】




*(十三)眼药水【雅】




(十四)和樱井先生的语言学习交流【翔】




(十五)互相等待【雅】  1   2   3   番外1   番外2




*(十六)晚间运动【翔】




(十七)灯火阑珊【雅】 1   2   3   4    5   6   





*(十八)ドMのJ 【润】




*(十九)小别胜新婚【智】




(二十)吃醋【润】




*(二十一)夫人手机里的秘密【翔】




(二十二)睡衣【翔】




*(二十三)三批车【雅&润】






*BE*


(一)没有名字【智】




(二)你幸福就好【翔】    1   2   3   4   










💛

Ninomi__:

今天份的手机壁纸|Pict-up 2008.12 #55|

图源 微博@扫图存档用小号


禁止二传二改|转载注明出处

还有6天!